1. <i id='a4thl'></i>

      <span id='a4thl'></span>

    2. <tr id='a4thl'><strong id='a4thl'></strong><small id='a4thl'></small><button id='a4thl'></button><li id='a4thl'><noscript id='a4thl'><big id='a4thl'></big><dt id='a4th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4thl'><table id='a4thl'><blockquote id='a4thl'><tbody id='a4th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4thl'></u><kbd id='a4thl'><kbd id='a4thl'></kbd></kbd>
      <fieldset id='a4thl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a4thl'><strong id='a4thl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acronym id='a4thl'><em id='a4thl'></em><td id='a4thl'><div id='a4th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4thl'><big id='a4thl'><big id='a4thl'></big><legend id='a4th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3. <dl id='a4thl'></dl>
        <ins id='a4thl'></ins>
        <i id='a4thl'><div id='a4thl'><ins id='a4thl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戛納一線獨傢丨《寄生蟲》口碑爆瞭:奉俊昊玩轉“首爾折疊”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  [摘要]電影中奉俊昊用鏡頭構建瞭一個“首爾折疊”  ,將韓國社會的巨大階層差異用影像化的語言表達瞭出來  ,讓人拍手叫好  。

            《寄生蟲》主創亮相戛納

            騰訊《一線》報道 作者:吳漢漢 發自戛納

            5月21日  ,韓國導演奉俊昊的新作《寄生蟲》在戛納電影節上進行瞭全球首映  。在首映後 ,影片迅速成為瞭“媒體寵兒” ,口碑驚人  ,不少媒體都不吝贊美  ,將影片冠以“開幕以來主競賽最好看的影片  。”

            有意思的是  ,和《好萊塢往事》導演昆汀·塔倫蒂諾一樣  ,奉俊昊在影片首映前也特別發瞭一份公開信呼籲媒體們“不要劇透”  。《寄生蟲》的官方報道資料手冊上  ,第一頁就是奉俊昊導演寫給媒體記者的這封信 ,韓文標題為“拜托瞭” ,英文標題為“A Word Of Pleading”(有一言相求) ,請求大傢筆下留情  。

            在影片觀影過程中  ,《一線》作者的確能夠理解導演的這份良苦用心  ,故事中的劇情反轉突如起來  ,令人意想不到  ,“被劇透”的確會影響到觀影時候的體驗 。

            (同樣的 ,我們會遵守約定 ,以下內容將會不涉及影響觀影體驗的劇情)

            電影講述瞭發生在身份地位懸殊的兩個傢庭身上的故事  。宋康昊飾演的無業遊民父親基澤一傢生活在半地下室中  ,IT公司老總樸先生傢住在一做建築大師設計的豪宅中 ,兩傢人因為一個巧合而產生瞭聯系 。

            基澤全傢人平時以給披薩店折疊外賣盒為生  ,大兒子基宇(崔宇植 飾)寄托瞭傢人生計希望  ,但是他多次參加“高考”但仍然鎩羽而歸  。在他的同學即將出國留學前 ,他讓基宇去接替他給一個富傢千金輔導英語 ,這傢人就是樸先生傢 。

            隨著基宇“應聘”成功  ,基宇在和女主人的言談中發現女主人善良單純 ,對她的小兒子也非常溺愛  ,也因此他發現瞭可乘之機  ,編造出瞭一個“藝術輔導師”的人設  ,試圖將自己的妹妹介紹進來成為藝術老師 。從這裡開始  ,奉俊昊有極其精妙的設計和剪輯節奏  ,開始完成這一傢人“舉傢入侵”樸傢的過程 ,兒子是英語老師  ,女兒是藝術老師  ,爸爸給男主人開車  ,媽媽頂替瞭原來管傢的位置  。

            這一過程是如此精妙且精彩  ,在基澤完成讓女主人失去對原來管傢信任的最後一招時候  ,德彪西大廳裡近1000名觀眾觀眾  ,都自發爆發出掌聲 。

            在半地下室的窗口  ,基澤和兒子將水潑向來撒尿的酒鬼

            當然  ,這裡才進行到影片的三分之一處  。之後的故事發展令人完全意想不到  ,尤其是一個長鏡頭  ,讓你有屏息以待的刺激感 。

            不談劇情  ,電影中奉俊昊用鏡頭構建瞭一個“首爾折疊” ,樸傢人的豪宅在半山坡上  ,一路沿山路而下  ,是基宇一傢居住的半地下室  。電影中有一個情節  ,基宇一傢人在大雨中從豪宅中一路“往下”  ,回到瞭自己的半地下室中  ,奉俊昊的鏡頭也一路往下  ,畫面中  ,兩邊大雨和積水沿著道路兩邊傾瀉而下  ,水柱折射著路燈的光芒(佈光非常考究)  ,中間是沿山而下的臺階  ,將韓國社會的巨大階層差異用影像化的語言表達瞭出來  ,讓人拍手叫好 。

            樸先生傢的豪宅

            片名“寄生蟲”本身就是一個比喻  。像基宇一傢這樣的社會底層  ,在樸傢人眼裡是“寄生蟲”  。

            沒有wifi  ,兄妹倆在廁所蹭街上咖啡廳的WiFi

            去年戛納電影節上  ,韓國導演李滄東的《燃燒》同樣聚焦在韓國社會的階層差異和矛盾上  。隻是從表達手法上 ,李滄東選擇瞭留白更多且更有詩意的符號化表達  ,奉俊昊則用精心設計的類型片包裝  ,讓觀眾在充滿觀影樂趣的過程中  ,感受到嚴肅議題的諷刺性和沖擊力 。

            社會階層矛盾也是奉俊昊個人過去作品中的一個常見主題  ,比如《雪國列車》  。《寄生蟲》和《燃燒》兩部近年來韓國電影的代表作品都在探討階層差異和矛盾  ,也是韓國社會現狀的一個寫照  。

            《寄生蟲》的故事本身有著豐富充實的現實社會細節和角色設計作為基礎  ,演員準確的表演  ,(宋康昊的出演就是影片表演水平的保證)和奉俊昊純熟的技法  ,都讓影片能夠給觀眾留下非常強烈的第一印象  。

            在金棕櫚的爭奪中  ,本片的媒體呼聲很高  ,但是今年多部同題材影片 ,包括兩屆金棕櫚得主肯·洛奇的《對不起  ,我們錯過瞭你》還有呼聲很高的法國影片《悲慘世界》  ,《寄生蟲》面臨的競爭也很激烈 。